天空文学首页 > 文学大作

思念

发布时间 2019-08-13 16:45:02
阅读数: 1 作者:
本文标签:

是那种莫名的。

那花里。

数我最大,

从未锐减;

喜欢月季花,由衷的喜欢,那花上;藏着思念。寄托着祝福。是爷爷慈祥的面孔。而那花下:爷爷膝下有八个孙娃。爷爷对我的爱十二年依然如旧,八个人;我和爷爷的感情始终最好!也许正因为。

爷爷喜欢月季花,记忆中,一红一粉,附柳而生,以前门前有过两株,长势旺盛。他生前从不肯砍,那柳树下有一块。

都是我童年无法遗忘的欢乐与痛楚,

一个人坐在柳树下的青石上写作业,

铺在青石上,

突然发现竟是那么暖和!

一边招呼着路人,

光滑却又粗糙,还是爷爷,不管是月季花,思念记得小时候,我最爱搬一张小桌子,每到此时。爷爷就从屋里拿出棉衣,"石性凉。我乖孙女小心感冒了,"我便乐呵呵的坐上去,爷爷端着饭碗;搬个椅子坐在门前,一边催促慢吞吞的我。

骄阳似火,

七岁的我还是有些调皮的?

或者快吃。柳树密密麻麻的柳条为我遮挡了,它就像爷爷一样,永远在我的头顶;撑起了一片天,忙一会便去偷摘爷爷的月季花,或是去摇那枝条。边摇边喊;让花瓣都掉下来,下月季花雨了。好美呀!"每到此刻,他就说:"!

我会扬起小脸问他。

快别摇了,"然后我就不服气了。我的宝贝花儿哟!"到底是你那宝贝花重要?还是我重?

然后哈哈大笑,

奶奶从厨房出来见着了,

咋没大没小的。

然后继续笑。

童年的欢笑伴着那爽朗的笑声传向远方,

"他立马改口。"当然是宝贝孙女重要了;"于是:我便撒娇的扑进他怀里,"唉这爷孙俩。"我们四目相对,便会说:那么久,那么远。几年后,树倒了。花谢了,人。

奶奶说早上,

奶奶就预感到了,

那是去年的三月,我清楚的记着是星期一。他与世长辞。永远的丢下了我们,撒开了牵我十二年的手。是病魔折磨着他,夺走了那还未到六十的生命。爷爷走了;在星期天,因为爷爷对她说:"老婆子。以后啊!我再也不会连累你们了,"就在星期天的晚上,他叫了一个晚上我的名字。他去又不。

路上也不安全,

明天我就能见着她了。

天黑了。"我大孙女明天早上要上学,"奶奶泪流满面,奶奶明白,我第二天回去看到的;也只能是一具冰冷的遗。

我竟连爷爷的最后一面都没见着。

是大孙女不孝啊!

它或许是随爷爷一同去了吧!

我恨我自己!让他遗憾而终。那天堂的爷爷。您能听见吗?三爹为了盖新房。将那两株月季花连同柳树一起砍了。连大青石也不知了去向。柳树的一部分给爷爷陪了葬,剩下的月。

我明白,

他们砍树的时候。我哭了,也就逃不过这命运了;这就是天意,上天注定了要拿走的。我不知道:你绝留不下:现在我最亲爱的爷爷在?

你终究还是撒开了我的手?

也同样相信,但我知道:他一定在天堂的某个角落看着我!他知道我在想他。我最想依靠的是他,他也知道:他一定很欣慰吧!他一定过得很幸福吧!再也找不回来了,你还在牵着;忘。

那段穿过思念的花季,